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

编辑:颠簸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2 02:50:37
编辑 锁定
《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》是清代学者纳兰性德的词作品。此词状写了一种青灯照壁、对月难眠的境况,词人通篇用白描的写法,从多个方面去描写和渲染,写思妇的苦情。
作品名称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
创作年代
清代
作品出处
《饮水词》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纳兰性德
词牌名
菩萨蛮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作品原文

编辑
菩萨蛮
萧萧几叶风兼雨,离人偏识长更苦。欹枕数秋天,蟾蜍下早弦
夜寒惊被薄,泪与灯花落。无处不伤心,轻尘在玉琴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注释译文

编辑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词句注释

①“萧萧”二句:萧萧,风雨声。秦观《满江红》:“风雨萧萧,长途上、春泥没足。”
②长更:长夜,南唐李煜《三台令》:“不寐倦长更,披衣出户行。”
③“欹枕”二句:欹(qī)枕,斜靠着枕头。蟾蜍,代指月亮。早弦,即上弦。二句亦布景,展示秋夜的上弦月。
④“夜寒”二句:灯花,油灯结成花形的余烬。戎昱《桂州腊月》:”晓角分残漏,孤灯落碎花。“仲胤妻《伊川令(寄外)》:”教奴独自守空房,泪珠与、灯花共落。“二句意谓寒夜被薄,泪花伴随着灯花,被烧成灰烬。[1] 
⑤玉琴:琴之美称。[2] 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白话译文

风雨萧萧,落叶片片。秋夜里,数着长更,更长愁更长。这时候,斜靠在枕头上,仰望星空。月亮已经经过了上弦,慢慢趋于圆满。秋风秋雨,寒凉惊心。
罗衾不耐,孤枕难忍。号角催晓,漏滴花阴。泪花伴随着灯花,被烧成灰烬。没有一个地方不让人伤心。瑶琴知我意,也早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。[1] 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创作背景

编辑
张秉戍将《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》收于《纳兰词笺注》的爱情目录之中,谓之思念情人或者悼念亡妻都无不可,创造时间不详。[1] 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作品鉴赏

编辑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文学赏析

《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》通篇用白描的写法,从多个方面去描写和渲染,写思妇的苦情。“风兼雨”“长更”是耳闻,“蟾蜍下早弦”是眼见,“夜寒”是身体感受,“无处不伤心”是心理感受将。容若将离人苦夜长,相思难解,无处不伤心的苦况写得精细到位,末一句雅而伤,词中女子显然是淑女,风格姿态不同于《古诗十九首》里的“荡子妇”。“轻尘”两字更将闺阁寂寥的氛围摹写得深细。凄婉之情溢于词表。上片展现自然景象,秋天的风雨和秋天的月。下片是社会事相,泪花和灯花。[1] 
上阙写景。首句中,词人描写了凄风苦雨下,落叶萧萧的景象,渲染出一种悲凉的悲凉的氛围。“长更”一句,从李煜《三台令》词中化出,写长夜漫漫,无法入睡,词人索性抬头望天,不知不觉,月亮已在上弦处了,表明词人孤卧时间之久,寂寞难耐。词的下阙写词人好不容易入睡,却因凉夜被薄惊醒,孤凄寒冷透彻心扉,不觉泪水伴着灯花淌落。满心伤怀,更奈何,眼望去,竟是伊人昔日所弹之琴,如今古琴都蒙上了灰尘,更休提伊人如今飘然远去了。
词人所描之景,在古琴处停止,仿佛古琴余音,婉转低回,回味无穷。[3] 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名家点评

张秉戍 《纳兰词笺注》
通篇用白描的写法,但愁人苦夜长,相思不已,无处不伤心的苦况、氛围却刻画得尽致淋漓。[2] 

菩萨蛮·萧萧几叶风兼雨作者简介

编辑
纳兰性德(1655-1685),清代词人,与朱彝尊陈维崧并称“清词三大家”。字容若,号楞伽山人,大学士明珠长子。出生于满州正黄旗。原名成德,因避皇太子胤礽(小名保成)之讳,改名性德。自幼天资聪颖,18岁考中举人。康熙十五年(1676)年中进士,授乾清门三等侍卫,后循迁至一等。随扈出巡南北,并曾出使梭龙(黑龙江流域)考察沙俄侵扰东北情况。诗文均很出色,尤以词作杰出,著称于世。曾把自己的词作编选成集,名为《侧帽集》,后更名为《饮水词》,后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,共342首,编辑为《纳兰词》。[4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